緣來就是你—5

 
考完試,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真如便趁機整理書籍,要丟的或送人的,一一分類,也因此無意間翻閱通訊錄,發現已有許多同學未聯絡了。
 
只是這些當年一起上台北的同學,不知是否都還留在台北,還是已經都回南部了? 惠芸是和真如一起報到,也是同時離職,而今不知她的去向,只有試一試?
 
喂!請問惠芸在嗎?
 
『我就是。』
 
我是真如,好久不見?
 
『對啊!很久沒聯絡了,妳結婚沒?』
 
還沒啦!那妳呢?
 
『當然也還沒啊!還是在分分合合!不過妳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呢?』
 
嗯!……想說很久沒聯絡了,而且當初妳和我同時離職的,當時妳要準備考試就沒聯絡,那現在想說不知道妳是不是還在台北,就打電話試試囉!
 
『我考完試,有回台中幾個月,不過因為找工作,所以又回台北,那妳呢?過得好不好?』
 
過得好不好喔?其實也很難說清楚,反正就是這樣過日子嘛,我現在補英文,準備要出國唸書,只不過….有認識一個男生?
 
『喂!該不會又是醫生吧!』
 
什麼又是,我又沒交很多個!
 
『好啦!妳就別挑了,不錯就將就點,可不要又是什麼門當戶對,什麼竹門對竹門的,小姐,這什麼年代了,有時候要放棄傳統,不要太執著?』
 
唉!只是….我真得很想唸書!!
 
『因為他嗎?』真如知道這個他,指得是前男友。從認識到分手,她瞭解整個經過,同學們都以為會有結果,可是誰能料想到會因距離而分手呢? 不全然是。真如淡淡的說。
 
『真如啊!其實同學這麼多年,當然都希望大家能過得好,只不過有一個很現實的考量:就是女人隨著年紀的增長,選擇性就會減少,而且結婚生子都是人生的一個經歷,書—-隨時可以唸,可是機會錯過一次,得再等三年,請問妳有多少三年能等啊?』
 
講完電話,真如思索著:雖然他沒有很明確告訴自己,可是卻也很清楚交待行蹤,假日亦都留給自己。只是這個五年前擦身而過,而今再次的邂逅,是緣嗎?人生有幾個五年,錯過了,又會重來呢?
 
人在徬徨時,總希望有人能給些意見,人生就是個睹注,抉擇就在一念間,可為遺憾,可為幸運,多煩惱也沒用,就先等成績下來再說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