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就是你—8(完)

 
從相遇到現在,志豪從未問過真如何時出國。
 
而情人節這天,他突然問了:「妳什麼時候出國?」
 
真如愣了一下,隨意回答:我四月出國,想先過去澳洲,再唸三個月的語文學校,一方面順便熟悉環境。
 
他沉默一下又說:「我知道妳想出國唸書,可是我沒有權力阻止妳,只不過….我是有點希望能每天看到妳。」最後一句話他放低了音量,不過還是能聽得到。
 
真如暫時忽略最後一句話,只回答:有時候人的決定,不單單是個人因素而已,還有家人的期望。 其實聽到『希望能每天看到妳』,真如出國的心再度猶豫,只是若留下來,能如願走向紅毯的那一端嗎?魚與熊掌是不能兼得的。
 
志豪,你要不要在我出國唸書之前,我們一起出國玩呢?
 
「嗯!也好,一起出去散心、渡假也不錯。」
 
那我去籌劃,假期到時候再告訴你。
 
志豪,你的假就從3月12請到3月24這天。
 
「嗯!我知道了。」
 
真如遲疑一下問著:你怎麼不問去哪裡呢?
 
「不是要去澳洲嗎?反正妳會打理的。」
 
這麼相信我,不過…..ㄣ!地點不是去澳洲耶!
 
「啊,妳不是說要去熟悉環境嗎?怎麼更改地點了?」他訝異問著。
 
是啊!只不過有人說想每天看到我,所以就更改地點囉!
 
「那妳出國唸書的事呢?」
 
出國啊….也不一定要現在,何況想唸書的話,隨時都可以唸,最主要的是….大概不會有人等我五年,所以我想偷懶,就選擇留下來。
 
她看到他燦爛的笑容,也許聽從算命及同學的話是一個正確的抉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