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就是你—2

 
終於打完結案報告,並在截止日如期交出去。
 
像這種往往忙過之後,除了張醫師會請吃大餐外,另外就是自動放假去,而且在還沒週休二日時,早就已週休二日多時了,所以偶爾會被同學調侃”到底誰才是老闆”;此外平常若沒特別事的話,大概9點以後才進辦公室,4點離開至補習班,只是通車之故,有點令人感到疲憊。
 
雖然名義上是研究助理,但工作性質不單只是做研究、打報告而已,還得幫張醫師預約時間,甚至提醒他何時有會議、交報告或稿件等鎖事,這工作是不累,只是在台北租屋,扣除房租費,所剩無幾,感覺有點入不敷出,不過為了唸書總得犧牲。
 
一週後,一上班就看到桌上放了一封未貼郵票的信,有點納悶,拆開一看原來是江志豪寄的: 『林小姐妳好: 上星期一撞到妳,真得很不好意思,我可以為此事請妳吃個飯嗎? 若方便的話也可以打電話給我。 江志豪』
 
看完後一笑置之,就把信擱著,待要離開時,又看到這封沒貼郵票的信,心想反正只是吃個飯而已,無所謂,只是這個人,無論自己如何努力想,腦海中還是沒印象,大概又得向以前同事詢問了。
 
為了禮尚往來,真如以院內信封傳送: 『煩請在9:00 -16:00前聯絡 張醫師研究助理 林小姐』 因為醫院中有太多雙眼睛在看,亦常會有莫虛有的情形發生,加上擔心會被渲染,為避免不必要的傳言,因此以張醫師名義寫信,而他看到就應該知道怎麼回事,簡單的一句話就回答他的問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