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遇見初戀情人時–(下)

 
其實我們沉默的時候多,有時候談的話不著邊際,可能多少都有點退怯吧!此時我卻愈來愈害怕會想起昔日的情景,我真的好想離去。 突然他又開口說了:
 
妳……還有在學古箏嗎?
 
『早就沒學了,也很久沒彈了,說不定指法都忘記了?』
 
我聽文娟說過,妳古箏彈的很不錯,那時候好可惜沒有看到妳彈古箏,以後會有機會嗎?』 我忽略他最後一句話,我告訴他:『其實我會學古箏,應該要感謝你,因為當初若不是你太忙、沒有時間陪我,那麼我也不會有這個機會去學古箏。』
 
是啊!那時候三天就值一次班,有時候還會被換班,甚至偶爾得幫學長值班,所以就….沒留太多時間給妳。』
 
我們再次的沉默。 雖然沒有每天見面,沒有每天講電話,可是我們總會分享彼此工作狀況,甚至安排未來,而那曾經的夢,卻不知何故而無法如願。而他似乎也回到那時候的情景。 我打破沉默說:『其實人的相遇、相識就是個緣,那緣有深、有淺,只是今天真的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而且還是我們曾經來過的地方,真的很不可思議。』
 
那………我們一起吃個晚餐如何?
 
我遲疑回答著:『好是好,只不過明天我們都要上班,何況你還要趕回桃園,如果太晚回去的話是會塞車,而且這樣子你也會太累。』
 
妳依然會考慮到我累不累,不然的話我們去以前最常去的地方?』 我沒說話,依然靜靜地看著他。
 
我們去紅毛城,好嗎?』 此時真的感到心在滴血,再講下去的話,我的情緒會潰決了。那曾經的一切,一一的浮現眼前,他的話一一勾起我的記憶。可是理智告訴我,這必需成為過去式,都這麼多年了,我不能因為他記得最常去的紅毛城而答應他,或許他只是想重溫舊夢,也或許只是想打發時間,或是—-,但是我更害怕他的細心會喚起我的希望,再次令我沉浸在回憶中。所以我依然回答著:『現在去可能有點晚了,而且淡水在假日人都很多,下次你到台北的時候,記得提前告訴我,那時候再去好了,何況現在四點多了,你還是早點回桃園吧!』
 
他有點失望的說:『那好吧!這是我的名片。』 我接過名片,看著名片上的頭銜,某醫院的部主任。這…..情何以堪,我陪他在起步的時候,那時候他三天兩頭的值班,約會的時間不斷的更改,而今呢?如果沒有分手,或許我也能分享他現在的成就,不過現在這榮耀卻是另一個人的。我沒有給他我的電話,我想若他真的要找我,他能夠由我們共同的朋友找到的。 當他離去時握著我的手,我沒有拒絕,我只知道我的心真的愈來愈亂了,我不能因為他的一句「不想回家」,更不能因為他記得曾經的一切而鬆懈。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看著名片,我想當年不屬於我的,現在也不會屬於我。也許今天的相遇,他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男女思緒本有差異,我寧願當做是自己的多心與無情。最後我並沒有帶走名片,不過我想今夜一定又要失眠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