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遇見初戀情人時–(中)

 
『妳是雁玲吧!好久不見了。』 我放下雜誌看著他。
 
『我是張文傑,還記得嗎?』
 
我心想怎會不記得呢?從分手到現在,也有七、八年了吧!不過還是先習慣性問候,我回答著:『嗯!是很久不見了,那….你好嗎?』
 
『還好,因為今天上來開會,所以…..』 他沒有說下去,我繼續反問著:『那是開完會囉?』
 
『還沒有,妳也知道開會有時候很無趣,所以我就提前離開,只是我也不想這麼早回家。』
 
回家?對!他已經結婚了。在分手後三年吧!文娟告訴過我,他回桃園結婚了。而現在才下午三點半,為何他不想太早回家,這意謂著什麼?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還是別問這麼多轉移話題的好。
 
『那你這些年都在做些什麼?』
 
『也沒什麼,就每天上班、下班,就很routine,最後….只好相親結婚去。
 
『喔!』我喝了口咖啡,沒有繼續再問。
 
那妳呢?
 
『我啊!還是一樣囉!一個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有太多的牽掛。』其實我想離開,似乎又找不到合適的藉口,平常都有電話的,而此刻手機竟靜悄悄的,真希望現在能有電話進來解救。
 
我們彼此看著對方,沉默著:他…..變蒼老些,也有點中年發福的樣子,可能有85公斤,不過應該還算標準吧!當年的他,178公分、75公斤,而今呢?或許是歲月催人老!
 
妳還是沒變,依然留著長髮,也更有氣質了。』
 
我微笑著說:『長髮可能是唯一這幾年沒改變的,何況人都會改變,可以隨著心情、隨著環境而改變。不過我認人的能力是很差的,通常是別人來認我,不是嗎?』說完我覺得好像是要喚起他對我的瞭解,此時他的手機響了,我沒有看他,又低頭繼續看我的雜誌。 他是很快就講完電話,但是我並沒有問是誰打來的,因為誰打來的,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依然隨意說:『那你怎麼會來這裡?』
 
就突然想喝咖啡就進來了,沒想到坐下來沒多久就看到妳,幸好今天有上來開會。』
 
我真得不知道該以怎樣的心境面對他:一個從記憶中消失的人,竟能在多年後不期而遇,在彼此的談話中,漸漸勾起曾經的過去,難道要喚起昔日的情愫嗎?當年的分手雖說是因距離,可是事實呢?記得他在12月份時,被調至花蓮支援,在那個月彼此關係依舊,甚至月底還一起參加他同學的婚禮,可是在那之後,電話逐漸減少,而且他本來希望我能至花蓮與他共渡情人節,但卻臨時說要回桃園不能一起過,不過會幫我過生日,但是等待卻成空。當他不再主動打電話,變成我打電話給他的機會多,讓我感受到彼此的默契與感覺逐漸變淡,終於我也不想主動打電話,就這樣不了了之,沒有任何的理由。
 
當初的分手沒有問原因,那麼現在也沒有必要再問,就讓這過去成為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