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得要捨得丟棄

 
一卷『愛爾蘭咖啡』的廣播錄音帶,勾起曾經的希望、快樂與悲傷。
 
我知道痞子蔡的愛爾蘭咖啡,是源自於王介安的星河夜雨節目,當時是在唸研究所,因為一個人總會無意識的聽廣播,而且加上晚睡,因而聽到這個似假若真的故事。
 
至於聽廣播的習慣,主因還是得回溯到剛畢業時。 剛畢業當時或許年輕,只想多賺點錢,以減輕家裡的負擔,因而便與幾個要好同事長期上大夜班,由黑夜到天明,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也因是在加護單位,每晚除了聽到各種儀器的聲音,還是儀器聲,所以同事們一上班後,習慣會播放廣播,但是不知是否真有人細聽罷了。
 
這幾天終於利用點時間收拾物品,卻發現多年的相片及課程的錄音帶,在留與不留做丟棄的動作,似乎此時才是真正在「除舊佈新」。有
 
未錄完整的夢迴西安關外情、人間四月天,以及以前唸書的錄音帶,每一卷錄音帶,都代表過去的時光。
 
所以就邊聽著『愛爾蘭咖啡』的廣播錄音帶,邊整理,望著陳舊物品,不禁一一翻閱著,彷彿時光拉回當時,極力回想,卻似乎是記憶片片了—————
 
無論是卡片或信件,愈看心裡愈難過,若能重新選擇,我還會堅持原本的理想嗎?翻閱著同學的卡片、信件,有些已發黃,甚至發霉,也大多早已不聯絡,這曾經、這記憶,似乎只是一個過程,生命歷程的一部份。
 
其實愈念舊,物品收集就愈多,所以對於房間習慣亂,太過整齊就覺得像樣品屋,不像有人住的感覺,但房間陳設整齊,確實能令人有不同的感受。
 
為了節省空間、為了避免觸景傷情,終於決定棄之過去,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昔日的點點滴滴,就讓它隨時間沉殿心底,「忘記不代表著消極以對,回首也不意味著原地踏步」。
 
而我一向都把自己攪得很忙碌在過日子,也常因忙碌為藉口而中斷學習、疏遠情誼、懶於積極,或許這也算是生活定律吧!
 
聽著這近一小時的愛爾蘭咖啡,最後也丟棄這卷帶子,故事是美,但日子依舊要過,回想著去年的此時在做什麼?前年呢?在大前年、更前年呢?似乎也沒多大變動性,不是唸書就是工作,這就是我的人生,一個人的平淡又早已習慣的人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