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衛視中文台的卡通「小紅豆」,其中一集是小紅豆為顧及自己的面子,而向勇之助及其母親說謊,這樣的情節不也常出現在我們的週遭嗎?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年級科目雖少,但學分數重,為了緩解無趣的課程,同學陸續與其他學校男生辦聯誼活動-----摩托車之旅;參與的人,大多是住在一起的,而與我同住的共有四人,我與同學萱沒參加,另兩位同學是一次接著一次參加聯誼活動,自然地,她倆主科險些被當。 我與萱沒參加的原因,一方面認為現在時機不適宜,另一方面看到那些男生,有點吊兒郎當,很不喜歡,所以我倆不僅沒參加過任何一次的聯誼活動,連同畢業旅行也沒參加。 然而,多年後談起此事,雖會被好友取笑,因同學認為唸專科就是要玩,沒有參加聯誼就不像唸了專科,但對我而言,是不曾後悔過。 護理除了專業知識外,當然也得有實務經驗,而學姐們多半對於醫院實習的經驗並不好,都說很累、作業多,不過病人都很好,雖然如此,同學對於第一次的實習還是既期待又興奮,因為終於要到醫院了。有一半同學是到內科病房實習,另一半則是到外科單位實習。而我的實習單位在外科,巧的是在一起實習的同學,都是住校時的室友兼好友。 三週的實習,我的感受同於學姐,我只知道寫作業、還有每天查不完的診斷及藥物,對於疾病的照顧不甚明白,被老師問,總是不知道,但每晚都有複習,卻不見成效,也因是在夏天實習,真得在期盼有颱風,如此便可放颱風假,可是卻都事與願違。此外,有幾位同學也漸漸和我一樣,都有轉行的念頭。總之,三週的實習,大多數同學是在怨聲載道中渡過。 或許當年因感受過多的作業,導致今日成為老師後,會盡量減少學生不必要的作業,以免學生和我當年的感受一樣:書是一套,照顧病人又是一套,作業多,只是為交作業而交作業,反而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如何照顧病人?在照顧上又該留意些什麼?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卷『愛爾蘭咖啡』的廣播錄音帶,勾起曾經的希望、快樂與悲傷。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專三開始上更深澳的護理專業科目,每週上一個系統,從沒攪清楚過每一疾病的特色,因為好不容易有點瞭解,卻又教新的疾病。只依稀記得上完課,似乎覺得自己全身都是病,像上腸胃系統,覺得自己好像有胃潰瘍;上腎臟系統,覺得自己好像有腎病、膀胱炎;上免疫系統,覺得自己好像有紅斑性狼蒼等等,愈上愈覺得有點神經質了,也因此,有幾個同學開始對護理退卻了。 此外,由於三年級會有實習,就是必需到醫院去,亦是每個成為正式護理人員的必經過程,在此過程中,可能會更喜歡護理,亦可能會終結護理之路,所以同學們幾乎都租屋。 在外租屋,對我而言,自然不用每天打掃,也不用擔心內務整潔是否會倒數三名而被罰,使得全寢遭殃,更不會有人規定幾點起床,何時該就寢,也因在行動上及思慮上的自由,彷彿此時才算是大人了。而同學們也開始了------聯誼活動。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專二下學期,護士節的前夕,有著『加冠典禮』儀式,此意謂著即將至醫院實際的執行臨床工作,進而成為白衣天使的前奏曲。 加冠儀式是令人期待又興奮,但對我而言,卻有些許的茫然,不過,大多數同學都頗為期待。 典禮當天,由老師手中接下燭光,並宣誓著南丁格爾的誓言:『余謹以至誠,於上帝及會眾前宣誓;終身純潔,忠貞職守,盡力提高護理職業標準,勿為有損之事,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藥,慎守病人家務及秘密,竭誠協助醫師之診治,務謀病者之福利。』心中沒有感動,因為我自認沒有南丁格爾女士的精神,只是為唸書而唸書;至於能否成為真正的「白衣天使」,似乎也遙不可及。不過專科既唸了兩年,還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的唸,畢竟多唸對自己還是有益的,至於插大嘛!平心而論,是處於不確定中,是個未知數。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流行著「上流美」,本以為與自己是絕緣體,但「名牌」竟也發生在自己身上。
 
年後與昔日同學聚會,難免聊八卦、話家常,而這次卻是「名牌」風。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光匆匆已是不變的原理了,在過去的一年,我仍如往昔般,工作性質一樣,生活習慣也相同。
 
昔日在面臨新的一年,總會期許自己未來要完成哪些,可是總事與願違。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歲末的這時間裡,其實也是到了期末考的時候。
 
這幾天學生來告訴我要放水,因為平時考及期中考沒考好,所以擔心會被當。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來臨了,而這也意謂著一年將過去。
 
這幾天看著到處佈置的聖誕節景象,不禁想起上班及唸書的那段似蠟燭兩頭燒的日子,因為在那時候才注意到仁愛路的美,無論是雙十節或近聖誕節時,經過閃爍不定的燈光下,彷彿自己也是在走星光大道。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遇到無法明確做抉擇時,總是想求助無形的力量,以增加決定的正確性。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唸專科,但是昔日同學多數唸高中為主,不過我們也都有寫信聯絡。雖然她們會羨慕我已經沒有升學壓力。可是,事實上,我還是蠻期待她們未來能夠唸大學、蓄著長髮、穿著長裙,抱著幾本精裝書走在校園裡,甚至在樹蔭下看書。 在專二的時候,同學的信是愈來愈少了,或許是為了準備考試吧!其中有一個同學,她寫信告訴我,她說她家人告訴她會去唸專科的人,都是比較沒出息的,而且還唸護理,是沒有前途,所以她很慶幸自己唸高中。 看到她的信我真的很難過,什麼叫有前途呢?唸高中就有前途嗎?那萬一沒考上學校,不是比唸高職還慘? 其實高中與專科的生活本是兩個世界,看到同學的信,除了沒回信給她外,我也自動減少與其他同學的聯絡了,畢竟大學文憑還是比專科好多了。 然而,那位認為唸專科沒前途的同學,她可能自己也沒想到,第一年的大學聯考,她名落孫山,隔年重考是考上中山醫學院護理系(現已改為中山醫學大學)。那麼唸護理系就比唸護理科有前途嗎?也許是因為唸大學吧!可是我們學這科系的都心知肚明,因為中山護理系是第三類組分數最低的。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炎炎夏日裡,最大的娛樂,莫過於哪裡都不去,就待在家裡吹冷氣、看電視、吃零食,享受一天的惰性。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旦有了轉行的唸頭,也得想想轉哪個科系,只是插大好像還頗遙遠,而另一個方法,就是重考,問題是專科已沒有升學壓力,我又不想放棄這樣的機會,人家是死拼三年,待考上大學才能任玩四年,而我們是一開始就很輕鬆,所以插大待專四在煩惱好了,現在就先享受這樣悠哉的日子。 專科雖然不像唸大學那樣的多采多姿,但亦由其它同學獲得一些從未接觸過的訊息,好比交筆友。 在專二時,我們開始流行交筆友,幾乎住宿同學都在寫,甚至會惡作劇,同時寫給一個人,然後想看對方的回應,結果有的男生的回答都是一樣的。而同學多數也都不了了之,不過有兩、三個同學有見面,後來還成為男女朋友。而我呢?大概都寫兩、三封就斷了。 有了情愫,當然會有算命。 我們週一至週五都需晚自修,所以在晚自修之後,便與同學留在教室玩『錢仙』,主要都是在問未來的另一半。 剛開始同學為試錢仙準不準,都會先問自己的姓、還是問家住哪裡的一些基本資料,那妳就可以看到同學手指按著錢滑動。我不相信有所謂的『錢仙』,所以,我覺得那是同學的手指在動,是在騙我們的。可是玩過的同學都說準,沒玩的當然不相信,終於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也看了幾天後,我與室友緯緯一起玩,結果她罵我手指壓太緊,要輕一點,我也反駁她,說是她壓著不讓我動。因為我有感覺到:錢幣有種想衝出去的力道,可是卻又衝不去,只好又換其他同學玩。只是玩過之後,我有種恐懼感,覺得很不可思議,也不再觀摩與參與同學玩錢仙了。至於這個玩過的錢,必需埋起來不能花,否則會有不幸的事發生。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姊妹淘都唸高中,雖然也有唸高職的,不過交情都很淡,因為我們都是與功課差不多的相處,其他的成績特好或稍差的,交集就很淡了。 唸高中三年後得面臨大學聯考,而五專就是選擇就業,她們告訴我唸書的無趣,而我告訴她們住宿的點點滴滴,她們確實羨慕我的自在。此時我真得覺得很自豪,也許唸書不是唯一的出路,上不上大學也無所謂。 唸專科還是有一些共同科目:國文、英文、數學、化學,這些都還能駕輕就熟,因為不是主科,所以老師的要求不嚴,考試都會畫重點;可是專業科目,一上就有『解剖學』,真是要人命,又是肌肉、又是骨骼、又是神經,背了老半天,還是考不好,從沒攪清楚,成績還是有過啦!因為專業科目不能被當,一當就會被擋修,那麼誓必會延畢,我可不想把專科當醫學院唸。 而唸書最可怕的莫過於看大體解剖,我不是害怕看到那一具具的屍體,而是福馬林的味道,真得令我無法忍受。因隔壁班同學有人暈倒,所以老師就事先告知,不舒服可先行離開。所以大概十分鐘後我就先離開,之後也有同學陸續出來,本以為一次就OK,沒想到下學期還有,突然覺得有點唸不下的感覺,我---決定要插大轉行了。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學彼此熟悉後,自然會問為什麼要唸專科之類的,結果一問之下,原來有1/5是考上第二志願,其餘大都是第三志願,甚至還有人是考上嘉義女中及彰化女中的,亦有人沒考高中只考五專。而她們為什麼會唸專科呢?理由跟我一樣,都擔心會考不上大學,唸專科至少還能學會一技之長,找工作不成問題,而且護理科因為理化不是主科,所以就選擇唸護理了。此外,當然也有重考生,不過她們與同學的互動一直較少,直至要畢業,互動也沒增加。 我家是務農的,小孩多,父母也不會重視教育,所以我唸書很隨性,也沒有補習過,其實可以進一步說我們家小孩都沒有補習,要不要唸是在於自己。而父母沒有灌輸我們這些小孩唸書的好處,我只知道他們總是嘮叨著:『女生書不用唸太高,將來都是要嫁人的』,這當然是重男輕女的結果。可是他們也許沒想到,家中竟然會有三位女碩士,而男生卻不能如期大學畢業,這或許是他們始料未及的吧! 唸專科果然沒有壓力,與國中相比,真的像是脫疆的野馬,因為考試老師會畫重點,只要唸老師畫的,一定能及格,所以不用從頭看到尾;若想要高分,當然得多看些,不過萬一被當也沒關係,頂多就補考而已,通常有補考都會過,而且據說補考題目與期末考相同。這時候真的覺得選對了,不用背負升學壓力,不用每天K書,這樣輕鬆的日子,也開始養成臨時抱佛腳的習慣,當然分數總在及格邊緣打轉。像這樣悠閒的日子,怎會獨享呢?當然要跟國中好友選擇唸高中的分享,好讓她們羨慕。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住宿是一團體生活,不能像在家裡的時候,為所欲為,每天需早點名及晚點名,還得整理內務及褶豆腐般的棉被,整學期內務整潔比賽,前三名者學校會記小功、嘉獎之類的,那末三名當然也有鼓勵,就是得掃一週的公廁與浴室,沒想到本寢室第一學期拿了倒數第三,只是下學期雖有進步,不過也沒前三名。 除了似軍式化的管理外,晚上也得晚自習,每間寢室必需在規定的教室內自修,看書、睡覺都可以,就是得乖乖坐在教室內兩小時。我總是抱著厚重的課本發呆,因為看到這麼多人,我無法看書與整理筆記,只會東張西望看同學在做什麼,甚至是看著窗外,在夏天還能聽見蟬鳴,也因實在無聊,在與同學熟了之後,我開始抱著漫畫自修了。 人一旦過度的壓抑,總會有反向作用,也許因為住宿的一些規定與規則,硬性遵守,使得讓我變得總愛做逆向式的行為,如現在起床根本不褶棉被的,房間要亂,而且還得做到亂中有序,不會找不到物品,因為太整齊就像樣品屋,就不是住所了。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家裡到學校並無專車,若通車的話還得轉車,時間至少也需60分鐘,而且會來不及上第一堂課,因此就住校了。 學校宿舍是七個人一間,室長為大一屆的學姐,同寢室的都是安排在同一班。雖然國中同學與我同班,可是我們不同寢室,也不能更換,所以初次看到來自不同地方的同學,好不尷尬,我們都不多話,只知道名字而已。 寢室的床是上、下舖,我睡在上舖,晚上睡覺時隱約聽到啜泣聲,也許是初次離家不適應吧!我沒有哭,因為我覺得隻身在外,必需學習獨立,而我又是長女,自然是弟妹的榜樣,所以更要有勇氣面對這一個完全陌生卻需待五年的地方,一夕之間,我發現我長大了。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學聯考對於五年級生而言,不僅是一項挑戰,甚至是遙不可及,不像現在:考上大學是理所當然,考不上才是稀奇。 當初選擇唸專科,是在無人商量下的決定,一方面是擔心唸高中萬一沒考上大學的話,就會找不到工作;若唸職校,學歷似乎低了些;那專科應該還好,也算是大專,不致於會高不成、低不就的,另一方面亦能學得一技之長,也會比較容易找到工作。而女生就該唸屬於女生的科系。商科嘛!平常又不會精打細算,家裡又不是從商,所以算了;那學服裝設計,家裡又供不起學費,而我又是長女,鄰居也都唸高職,剛好國中同學有人要去唸護理,就只好一起去唸了。很幸運地,我們不只同校,還同班。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到底在追求什麼呢?同學昕打電話問我這個問題,她問我在追求怎樣的人生? 而我沒有特別想要追求怎樣的人生,反正活著就是一種責任吧!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中對我而言,是極為陌生的。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相親』就是男女雙方經由友人的介紹,擇定日期,初次正式會面稱之。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環境在改變 即使歲月催人老 即使存在著距離 但是不變的是品嚐咖啡的心 喝著咖啡的情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蓉姐,我想……我想… 想什麼? 我想收回孫嘉豪的音樂盒。 妳當初不是說不要嗎?怎麼這會兒又想收回去啦!是不是他的真情打動妳的心了。 蓉姐,妳就別取笑我了! 好!拿去吧!孫嘉豪的確是個有心人,和譚楚麒比起來,雖然長得不大好看,但是他為人忠厚、待人誠懇、功課又好,總比妳以前的觀音兵強幾十倍呢? 過去的事,何必再提呢? 我從不曉得這音樂盒的音樂原來是這麼好聽。 妳以前都和譚楚麒在一起,哪有閒遐顧及音樂盒啊? 一提到譚楚麒,姿晴似乎失落什麼,眼神一直凝視著盒,蓉姐看了便轉話題說:期末考試準備的如何? 等考了才知道。 宜姿晴真厲害,上學期補考,這次卻考第一名,真不簡單。阿邦仍不忘調侃。 不然人家的校花是當假的啊!走了,反正黑名單沒我們的名字。老大說著。 ※ ※ ※ ※ ※ ※ 姿晴恭喜妳考第一名。 這還不是蓉姐的功勞。 要說我,不如說是孫嘉豪吧! 又取笑我了。 咦!他好像也考第一名?現在和咱們的宜小姐,愈來愈登對囉,這叫做『物以類聚』。室友淑華說著。 妳們少胡說。 ※ ※ ※ ※ ※ ※ 恭喜妳考第一名。 何必恭喜呢?只要有用心,就能看到成果的。對了!還沒謝謝你送的音樂盒,真得很漂亮、很精緻,現在是愈看愈美,音樂也很好聽。 喔!是嗎!那可能是妳不曾注意。彷彿就像這顆榕樹,遠觀是綠葉叢密,可是近看仔細的瞧,就可以看見枯葉,這都是我們往往不在意身邊的一切。 是啊!就像我們這個年齡,對異性彼此充滿好奇,若不慎重的擇友,恐怕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妳彷彿懂得更多了。 這是從蓉姐那裏學來的。 妳是說傳祁蓉,最近她好像和徐昌偉走得很近。 大概是緣份到了吧! 那我們是不是緣份也到了呢? 你說呢? 那週末我可以請妳喝茶嗎? 當然可以!! 後記: 1. 我那個時候學校有所謂的『補考』:當收到不及格的成績單時,可以在學校規定日期返校補考,通常有回去考試,大都會及格的。此外,那時候當然也存在著舞廳。 2. 那時候流行「筆友」,即使在同一縣市仍會靠著寫信聯絡。 3.本文原刊載於校刊(1987),今重作修改,而文中的男女主角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姿晴我告訴妳:以後我……我不再約妳了。 為什麼? 不為什麼?因為我覺得……我覺得……我們合不來。 合不來?不如說這個月我沒陪你,而陪你的卻是桑妮芸。 這個……這個…… 我早預料到會有今天,也罷。姿晴平靜的說著。 只當我是個普通朋友,我走了,再見。 姿晴怔怔地站了許久,一直望著他的背影離去,始終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當大家知道宜姿晴和譚楚麒吹了之後,許多人更加緊的追求她,但她一一回拒,也許因他的緣故,彷彿變了另一個人,以往予校園皆可看到她的人影,現在似乎不再有她的足跡。 ※ ※ ※ ※ ※ ※ 你們知不知道,咱們徐昌偉老大和傅祁蓉真得有在交往耶! 怪不得老大最近特別高興。 哇!老大真有兩下子。偉哥,你不是說目前最重要是把書念好,怎麼也開始交女朋友啦!阿邦又開始損人了。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沒什麼,多半是功課上切磋而已,你們別亂講。 還是老大厲害,小豪對宜姿晴要下功夫,可別唸成書呆子哦!阿邦對著孫嘉豪說著。 最近在圖書館天天可見到宜姿晴,似乎在唸書。 曾經失敗一次,當然要挽回面子囉!不然校花當假的啊! 阿邦說完,大家就笑成一團。 ※ ※ ※ ※ ※ ※ 有一天嘉豪和姿晴在圖書館恰巧碰在一起,彼此看著對方,似乎欲說而不敢言。 嘉豪先開口了:妳現在每天都來圖書館啊! 是的,我發覺以前錯了,剛開始進五專時,聽說很輕鬆不用唸書,但是只求及格是可以不唸,可是畢業後,什麼也沒學到,難到真要矇混五年嗎?若只為了一張證書,那麼做是不值得,何況我也玩了兩年,都要升專四了,得該收斂自己!而且我還想考插大,所以不能再迷糊下去。 聽了妳的話,覺得妳比以前更成熟、懂事了,祝福妳。 謝謝!我也祝福你。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蓉姐,寢室只剩妳一個人啊! 當然啦!家遠回去有點勞民傷財,自然就留下來囉!不過我倒是很羨慕妳有那麼多男朋友,每逢假日都有人陪妳,而我只能找些留校的同學聊天。對了,我拿孫嘉豪送妳的音樂盒聽,解解悶,可惜就沒人會送我。 妳若喜歡就拿去。 這怎麼行,別人送的禮物,怎可再給人呢? 沒關係,我不在乎多一件或少一件,反正遲早還會有人送的,妳不用客氣了。 那….我真得就不客氣的收下囉! 傅祈蓉是比姿晴大一屆的學姐,且是重考生,本應叫祈蓉學姐,但也不知是誰先改口叫蓉姐,所以大家也就跟著這樣叫了。 ※ ※ ※ ※ ※ ※ ※ ※ ※ ※ ※ ※ 女生眼中的白馬王子就像譚楚麒,人家長得又高又有個性,就像劉文正;那我們男生眼中的白雪公主就像宜姿晴和桑妮芸,一個像伊能靜,一個像方文琳,唉!我們這些人憑什麼去交往。阿邦無奈的向嘉豪與老大說著。 緣到自然情也到,容貌姣好未必是好,重要的是要有內在美。宜姿晴雖然是校花,但風評卻不怎麼好,桑妮芸亦頗有姿色,但是行為也好不了哪裡去。 嗯!老大說得對,往後交女朋友得要有氣質的。阿邦點頭回應著。 少來這一套,我們這種年齡誰都希望自己交的異性朋友長得不錯,氣質喔?說歸說罷了。 看樣子老大和傅祁蓉的交往有希望了?阿邦續追問。 雖然她長得還好,但是功課不但好,而且運動方面也很出色。老大說著。 是不是和宜姿晴同寢室,至少一六五公分,皮膚黑黑的而且還是班長。阿邦描述著。 目前還是先把書唸好,別交什麼女朋友,大家只不過玩玩而已,很少有人當真,你們小心英文、微積分可別被當。 是,老大說得對,我們應該先充實自己,把書唸好,所謂書中自有顏如意。阿邦搖頭晃腦對著嘉豪說。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同學萱特地北上,因此由昕開車一同前往至頭城農場,參加兩天一夜的行程,包括15:00 ~ 17:30 焢窯、釣魚,17:30 ~ 19:30鄉村BBQ(烤肉),19:30 ~ 21:00天燈祈福;隔天的05:30 ~ 07:30 遠眺龜山朝日,07:30 ~ 08:30 阿嬤的活力早餐,08:30 ~ 10:00 上山走走、親近大自然,10:30 ~ 12:00竹藝創作,12:00 ~ 13:30午餐13:30 ~ 15:00葉拓T恤。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姿晴週末有空嗎?我們出去玩。 好。 那一言為定,12點校門口見。 ( 站在樹後的嘉豪,原想約姿晴,卻被譚楚麒捷足先登先約了。 ) 豪弟有沒有約到?阿邦關心的問著。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何況宜姿晴和譚楚麒早已是公開的情侶,我看他是沒希望。綽號老大嘆口氣說著。 別這麼說,這裡的兄弟幫你。 不用你們勞心,一切就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你說的倒容易,想想看一個是校花,一個是帥哥,她會轉移目標嗎?你照照鏡子吧!即使她和姓譚的吹了,後面還有一堆跟屁蟲,也輪不到你,我看你應該移情別戀了,否則只有相思之苦。阿邦說完就躺向床上。 是啊!阿邦說得對,你就放棄宜姿晴吧,別因此悶悶不樂,嗯….咱們出去玩個痛快,說不定還有「艷遇」呢? 說走就走。阿邦回應老大的話,便起身拉著嘉豪出門了。 ※ ※ ※ ※ ※ ※ ※ ※ 姿晴我聽人家說妳最近又交一個姓孫的是不是? 那是他自作多情,而且他也約我好幾次,我才出去一次,怎麼,吃醋啦! 我會吃醋?他能有多大的本事追我們這個宜校花啊! 你說話少酸溜溜的,你也沒有每天陪我,還說我,喂!今天是週末,上了一星期的課,已經很累了,你就別提這些事了。 好,我的大小姐,我們去跳舞。 咦!那不是宜姿晴和譚楚麒嗎?阿邦說著。 是啊!怎麼他們兩個也來跳舞?老大也感到訝異。 這叫有緣千里來相會,對不對啊!小豪。阿邦故意調侃著。 怎麼這麼巧,他也來這裹。姿晴也看到孫嘉豪他們。 誰啊! 孫嘉豪。 我們過去。譚楚麒拉著姿晴走過去。 這麼有緣,聽說前些日子你和姿晴交朋友? 楚麒走啦!姿晴擔心會有爭執發生而想離開。 你就是孫嘉豪,看看你這副德性,也不秤秤自己幾兩重,回去照照鏡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我們走吧!姿晴拉著楚麒離開。 今天真掃興,原本想快樂一下,誰知道他們兩個也來了,其實我們人多也不用怕。阿邦倖倖然的說著。 算了,不如意的事別再題,最糟的還是孫老弟。老大看著嘉豪。 宜姿晴只不過長得漂亮罷了,俗語說:「女人是禍水。」遲早她和姓譚的都會吹的。 閉上你的烏鴉嘴,咱們去海邊。老大制止著阿邦。 ※ ※ ※ ※ 玩得開心嗎? 跟你在一起,怎會不開心? 妳有那麼多的觀音兵,還會在乎我一個嗎? 我並非每次和他們在一起,我幾乎都是陪你的,喂!你這麼說對我不公平耶! 這麼說,在妳心中我佔的地位比其他人多囉! 少胡說,你自己的脾氣也要改,可別太魯莽,有不少女孩子傾心於你,不是嗎?而且最近你和桑妮芸不是也走得很近嗎? 好了我們別提她了。 嗯….很晚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姿晴妳的信。 是不是孫嘉豪寫的,若是他的就拿還給他。 妳別這麼絕嘛,他已經寫了好幾次,妳連看都沒看,這次就看一下吧!把信拆開看看寫些什麼? 姿晴聽了室友蓉姐的話,心不甘、情不願的把信拆了。 「 姿晴同學妳好: 我知道妳身邊有許多追求妳的人,而我只是想和妳做個朋友,不知妳意下如何? 今晚 9 Pm 可否予校園玫瑰庭見。 孫嘉豪敬上 」 去吧!不要拒絕他了,反正多看看,人家他可很有誠意的。 好,蓉姐這次就聽妳的。 ※ ※ ※ ※ ※ ※ 妳真的來了。 怎麼!你對於我的到來,似乎感到很驚訝,好像一副我就是不會來的樣子。 不是,我…..這個……這個….. 你想說什麼就講,不必吞吞吐吐的。姿晴有點不耐煩的說著。 我在信上有提想和妳交個朋友,不知……可不可以? 嗯……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寫信,好吧!就答應你,不過我先聲明,可不要常來煩我,而且我也沒空,你自己也知道的。 知道,我很高興和妳做朋友,這禮物是要送給妳的。他高興的邊點頭邊遞上禮物。 是什麼啊?姿晴反而有點訝異。 回去拆開就曉得了。 謝謝。 那….我想回去了。 我送妳回宿舍。 不用了,不麻煩你,再見!姿晴說完就離開了。 ※ ※ ※ ※ ※ ※ 哇!我們宜校花回來了。室友淑華說著。 又多一個護花使者。室友佳琦也跟著起鬨。 別嗅我,拆開禮物看是什麼? 好漂亮的音樂盒,還有張小卡片呢?『給親愛的姿晴 希望這音樂盒妳會喜歡 嘉豪』。淑華邊看邊說。 他送這個音樂盒,一定花不少錢?蓉姐也回應著。 姿晴笑了一下,便把音樂盒隨意放著。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為了要不要考博士班而煩惱,總是看著報名表發呆,因為再唸對我有何意義?不唸一樣也可以過日子啊!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關將至,想必未婚者大概又被催婚了,所謂「有錢沒錢討個老婆好過年」。

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